烛学家来了!以科学的视点寻找杜家家破人亡的真相

这两天《还愿》的热度真的很高,能看到中国人自己做的游戏获得这么高的讨论热度,作为一个游戏相关行业的从业者,我也是非常骄傲的。

特别《还愿》还是一个恐怖游戏,从《返校》的2D到《还愿》全3D的直观画面进化,插叙式的故事展开,制作组对于激发玩家心理恐惧的老道功底,再辅以一点点解密要素,哪怕是玩的时候腿都抖成筛子,一路念着“妖魔鬼怪快离开”我也要通关。

所幸游戏流程并不长,3小时左右就能通关,单线程的故事也没必要让人再次“受苦”,游戏发售后第二天,微博上关于《还愿》的讨论已经偏向于是不是后续该出个暴打何老师(游戏中幕后黑手)了,甚至牵连到了娱乐界的“何老师”风评被害,莫名其妙上了一次热门。

事件继续发酵后,有“烛学家”们也开始了新一波的考据热潮,台湾上世纪80年代“巫教”盛行是不假,可主角杜丰于职业是编剧,照理来说应该属于当时的高级知识分子,不该这么容易就受蛊惑。是制作组刻意为之,为了体现当时时代的黑暗背景?亦或是有其他“神秘”力量在指引?通过对于游戏透露出有限的信息进行科学的研究,杜家近乎灭门的背后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幕后真凶又好似另有他人,欢迎收看今天的《走出科学—还愿篇》。

虽然我们会在游戏中穿越数次年代,但主场景一直都是杜家的房子,这个房间背后隐藏的真相也成为了网友们的突破口。首先来看一下这个房间的平面设计图:

如果你们身边有建筑设计或土木方面的朋友,应该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房间不对劲了。

最明显问题的就是穿堂风,灶靠水。在风水学中,穿堂风是阳宅第一禁忌,具体指房间的大门正对着窗户,导致夏冬时期房间内外部气压差异而产生的对流现象,穿堂风会破坏房子“藏风聚财”的功能。当然我们这可不是一个迷信节目,就科学原理来讲,穿堂风具体的危害就是冬天寒冷的冷风会入侵人体,让人受凉得病,而夏季的酷暑会导致人体毛孔扩张,穿堂风固然凉爽,也有“温水煮青蛙”的效果,导致风热感冒、腰酸背痛、肩周炎等风疾。

至于灶靠水,也是一种风水学上的说法,具体是指炉灶的上方或下方有水管通过,意为灶属火,水管属水,会导致相冲。但在家装的角度上来看,灶台附近走水管也绝不是一种安全的做法,在高温条件下水管会快速老化,最终导致泄露甚至爆裂伤害到住户。其实风水学中许多看似玄学的禁忌,的确能以现代科学的眼光找到不少契合点,也并不是完全的封建迷信。

而且除了穿堂风之外,厕所和次卧居然都做到了基本没有通风,女儿杜美心为什么会得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其实只要杜爸爸稍微懂点建筑家装的知识,这个游戏就不会是《还愿》,而是《我同无良开发商的血泪斗争史》了。

如果说以上是直接在物理上影响杜家家人的安危,那接下来的部分更多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影响这一家人的状态。

比如厕所和卧室之间的过道,又窄又浪费面积,这条L型的过道的存在意义让我思考了很久,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设计的这么窄,上面没有窗户不说,还带一个莫名的拐角,不过是为了营造恐怖游戏中一种未知的恐惧而已。毕竟90度的直角让人在一边完全没有办法预先观察另一边的状况,导致每次过那个拐角我都会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遇上转角杀什么的。长久出入一条没有任何透光的狭窄过道,对于杜家人来说也是一种幽闭式恐惧的来源。

纵观整个房间,近70平的面积除了厨房里那头不可进的门后半开放式的阳台,可见的窗户居然只有2面?客厅没有窗户,厕所没有窗户,女儿杜美心的房间也没有窗户,整个房间东西朝向没有一面窗户的存在,因为并没有见过这个房间所处的建筑,不知道整体状况,但就门外过道边房间分布来判断,不至于东西朝向一面窗户都开不了吧。在这样极端压抑的环境下生活了7年,男主人杜丰于陷入种种幻觉,被何老师乘虚而入拉进邪教也不无道理。

不管从风水学上来讲或是科学上来看,杜家这个房间基本上把所有该踩的雷都踩了一遍,差不多算是凶宅界的楷模了。而热心的网友们甚至连“售后服务”都做好了,将房间结构重新规划了一遍。可以将主卧前的过道并入主卧的面积中,然后调整房间的开口,既不影响承重墙,需要的工程量也最小,只不过次卧的采光问题依然无法解决。

也可以将房间整个布局都改动一下,同样将主卧前的过道并入主卧,然后扩建厨房后将次卧和厨房的位置交换。只不过如此改动的工程量实在是有点大,厨房的走线都要重新安装,对于许多老户型来说近乎不可能。

当然以上对于户型的分析都只是基于现实而言的,毕竟《还愿》是一个恐怖游戏,环境布置的像一个温馨小屋还怎么吓到玩家?观众们看了一笑而过就好。

随着网友们对于游戏讨论热情的升温,各种有趣的脑洞和二次创作都相继涌现,比如有脑洞大开将JOJO的世界观代入到还愿中,居然还能分析的头头是道的贴吧老哥。(限于篇幅已经将解读放在文章最后)

还有人挖掘到了杜美心参加的名为“七彩星”的选秀节目在现实中的原型—台湾的“五灯奖”,杜美心参加的那一年得89分冠军的是张惠妹,不过就维基百科中的数据来看,张惠妹是获得过“五灯奖”的冠军不假,但时间节点上有出入,她是1992年之后才参加的比赛,而杜美心是1985年-1987年之间参加的比赛。

还有魔兽争霸的骨灰级玩家在杜家沙发上找到了两面可以复活英雄的“不朽盾”,而在游戏结局中,只剩下一面不朽盾,因此推断出杜美心或许还活着(脑洞越来越歪了)。

甚至连微博上对于鬼神玄幻最有发言权的“道门网”都要来参一脚想直播《还愿》。

恐怖游戏和电影对于大多数玩家来说都是CUT级的,能看到《还愿》在网上引起这么热烈的讨论,连讨论内容也不断向着主流文化靠拢,被更多的人接受。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国游戏在中国玩家之间的分量,这是中国游戏在2019年一个非常好的开端,越来越多优秀的独立游戏厂商在这个大舞台上角逐,许多老牌厂商更是慢慢走上了“工业化”的道路,这对于游戏界对于游戏玩家来说都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